【临风问天】一个云朵上的民族等你去看海(下)

一个云朵上的民族等你去看海(下)
 
     第二天清晨,周姑娘又驱车把我们送到景区门口,旁边空地上一群盛装的羌族美女,正踏着短促的鼓点,随着欢快的音乐,拉着手围成圈正跳着“西央索”。几个游人显然是受到了感染,也跃跃欲试地往圈里涌。
     陪我们看完“西央索”,周姑娘准备返回时,走过来悄悄对我说:下午记得早点回来,我有个特殊的安排,一定会给你惊喜。周姑娘只是随意的一说,可她卖的这个关子,却萦绕了我一整天。
      环保的电瓶车把我们送到了最远的一个景点,这就是松坪沟内海拔最高的一个海子---长海,这个海子同样也是一个拜叠溪地震所赐而形成的高山堰塞湖。
      深秋时节,长海一带的气温已很低了,我确实来晚了。在高海拔、低温和寒风的三重打击下,周边的彩叶,竟没有等到我来,都纷纷退去了原本的艳色。
      虽然有些遗憾,但周围群山中挺拔的桦树,狭长的碧绿水面,水中倒伏的枯枝树桩以及水面漂浮的落叶,在初升太阳的斜照下,有了一种暮秋萧瑟之美。
      据说,向长海投掷石块或是大声喧哗,天上就会下暴雨冰雹,所以,你一定要屏息敛气地欣赏,否则会惊了天上人。虽然明知这种说法并不真实,但游人中却没有一个人高声喧哗,或向长海扔石块。也许大家都不愿打破这美好的意境,更不愿在这灾害反复摧残的山水面前,再有些许的忤逆。
      沿着栈道下山,我们来到了五彩池。这是一片彩色的水,可能是因为水面实在太小,就连那么爱海的羌族同胞,都不好意思称之为海,只好把她当做池子了。
      五彩池位于水磨沟的中央,如同一个藏在深闺的女子,给人以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感觉,水滴落石的声音又营造出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的意境。
        据说,五彩池边生长的小草都两两相依,成双成对,如果其中一株受到了伤害,另一株也会慢慢枯萎,这多么像坚贞的爱情。因了这个缘故,小小的五彩池还是被人们叫成了爱情海。若是正好有堕入爱河的青年男女经过五彩池,兴许也会被感染上五种颜色的美丽心情吧。
        继续一路下行又来到了墨海。这个海子位于松坪沟的支沟水磨沟内,因湖水深蓝如墨而得名墨海。远眺墨海它宛如少女深邃而清澈的眸子。
      墨海四周山峰峭立,桦林成片,山、水、树在幽静中又如一幅淡雅的水墨画。墨海的海拔已低了些,此时秋色正好,山坡上的红叶依然茂盛,其多姿异彩也清晰地倒映在墨海中,这也为墨海添加了五颜六色。正是这个亮点,她吸引了无数的摄影爱好者驻足猎艳。
      墨海之水来自珍珠瀑布,叠溪地震后的地陷形成了缓坡,岩石如脱去衣服的身体祼露了出来,水从上面流过,飞珠溅玉,犹如珍珠粒粒。珍珠瀑布小巧玲珑,虽无宏伟气势,却给人一种精致的感觉。走近珍珠瀑布,听潺潺水声,悦人的音符涌入怀中,响彻心灵的纯净与悠扬。
       过了墨海就到了白石海,水磨沟和松坪沟在此交汇,形成了景区内最大的一个海子。其水体呈翡翠色,但因两水汇聚,湖面上出现了明显的颜色分界线,一侧色淡,一侧色深。一片海子,深浅两现,更凸显出白石海的秀美。
       白石海更是一个富于传奇的海,据说,很久以前,白石海中有一匹神马,它一出水,海水就会退去。这下子,羌族人着急了,生怕哪一天,这匹神马上岸后不回去,海子里的水岂不是会要慢慢干掉?那么,松坪沟的山山水水,以及一切生灵,岂不是要受到严重影响?那么,岷江流域的自然环境和整个天地生灵会不会也跟着遭殃。你看看,饱经磨难的羌族人民的忧患意识是多么的强烈啊。
      终于,有一天办法来了,天神给当地的端公(相当于汉族的巫师,在羌族人中德高望重、权利最大)托梦支招:保海子留神马,栽松树种柏桦,南山上白石神,镇守海拴神马。于是就端公就带领大家,在海子边广种柏桦,并移来一块巨大的白石头。             这块白石头离海水不远不近,海水涨时,白石头便会往岸上移;海水落时,白石头又会往海边移,始终与水岸线保持一定距离。
        这块白石头,不离不去,不远不近,自始至终,忠于职守地镇守在海子边,拴住了神马,海水呢却永远淹不着它。
  打那以后,神马就再也没有上过岸,羌族人就再也不必为海水干涸而担心了。当地人为了感谢这尊白石神的镇守之功,从此就把这个海子叫做白石海。
     十多年前,白石海的水曾经变得血红,仿佛发生了多大的命案似的,当时还有人声称,在白石海中看到过长着一大二小三个头的巨龟。这些事件更让白石海平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,这也吸引了一批批的爱好者前来探秘谜。
        游完白石海,一行人出了景区大门,我见天色已晚,加之惦记着周姑娘的特殊安排,就直接打车回到了九海客栈。周姑娘见我们回来了,就迎上前来招呼:别上楼了,快上车,我闺蜜的电话都催过好几回了,我这就带你们去隔壁的火鸡寨,吃花夜、喝花夜酒去。
      看来,这就是她所谓的特殊安排了。可是,听了她这么一说,我感受到的好像不是惊喜,倒像是惊吓。心里暗想,你这安排确实够特殊,这里沟真多,你不会是要把我往沟里带吧。
        什么?花夜是什么?花夜能吃吗?花酒?这里还有花酒?你们羌族这么开放啊。看着我连连发出的惊讶和蒙圈,以及脚步的迟疑。周姑娘又发话了:先上车,到了你就知道了,闺蜜那儿有吃有喝,大家在一起高兴高兴,也算是为你们饯个行。
       半个小时后,我们到了火鸡寨,周姑娘的闺蜜依娜,热情地领着我们穿过院坝,进了一个大屋子。一进门我就被浓浓的喜庆所包围,堂屋中七纵八横的丝带上,挂满了三角形的彩旗。方的或园的桌上,已摆满了各种吃食和饮品,我一眼就认出了昨晚曾喝过的那种咂酒,当然还有许多食品我叫不上名字来。
        各桌跟前已坐了好几十人,其中的中老年人不多,主要是着鲜艳羌族服装的少男少女,他们吃着各自喜爱的食物,有说有笑。看到我们进来都点点头或招招手,像是在致意。这时,周姑娘才告诉我,这就是花夜,那咂酒就是花夜酒,更准确的说这就是女花夜和女花夜酒,因为依娜明天就要举行婚礼。
        是啊!姑娘明天就要嫁人了,把女儿养那么大也不容易,为女儿踏上即将开始的幸福作见证,女花夜就成为亲戚朋友团聚祝福的时刻。
        其实,女花夜就是羌族女孩结婚前一夜的喜酒。这天早上开始,四邻八里的乡亲们便会赶过来帮忙,妇女们洗碗、择菜,厨师们大展技艺,做出一道道被叫做“九大碗”的特色生态菜。
        其实,花夜也是羌族单身男女告别单身生活的一种仪式,或叫做单身派对,是不是很潮、很时髦?从今以后,新娘或新郎就要与闺蜜玩伴作别,与自己亲爱的人携手,去创造属于自己的美好未来。
        此时此刻,要好的青年男女们聚在了一起,除了大快朵颐、有说有笑外,对于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来说,在表达他们的喜悦之情和祝福的心愿时,歌舞定然是万万不可缺少的,“吃着花夜唱着歌儿”,才是吃花夜的最好诠释。
        不一会,屋中的喜庆向院坝发生了转移,一阵连续的烟花爆竹中,花夜被装扮成一个五彩的鲜花般的世界。随后,年轻人开始斗歌、人人亮嗓,《云朵上的羌寨》、《尔玛姑娘》、《金飘带银飘带》、《醉在羌山》、《瓦尔俄足》、《我在羌山等你来》,一支支好听的羌族歌曲的音符蔓延到夜空中。歌声刚罢,熟悉的鼓点又敲了起来,欢快的“西央索”又登场了。
        一夜羌歌舞婆娑,不知红日已瞳瞳。此时,已近黎明,而我已醉了,不是醉于美味的咂酒,而是醉于这喜庆的花夜,醉于这浓浓的羌乡风情。
        回白蜡寨途中,我想起了王安石《游褒禅山记》中的名句:“世之奇伟、瑰怪、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。”好风景常在险峻之处,这没有错,作为一个游人,为了饱眼福,咬咬牙,忍几天,挺一挺也就过去了。要是让王安石长期居于险地,我倒是要看看,他还能不能嘚瑟得起来。
       据《诗地理考》,“羌本姜姓,三苗之后,居三危,今叠、宕、松诸州皆羌地”。在这里,我要再次膜拜我的母语了,单一个危字,就把羌族世居之地的险恶环境说清楚了。事实上也如此,从古到今,叠、宕、松等地都是我国地质灾害频发的地区。羌族人世代居住在此,还这么积极乐观,不离不弃,绵延了几千年,这得有多么强的耐受能力啊。
       我曾问过周家姑娘,你们这儿地形那么险恶,不是地震就是滑坡,一会伤人一会埋人的,你就没有想过要搬到外面去住?她泰然自若:搬哪去呢?这可是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啊,哪里都没有家乡好。在这么个危险和艰困之地,她和周老爹不怨天尤人,勤劳耕耘,uedbet开户旺季(7月---11月)开客栈,uedbet开户淡季种苹果和李子,种菜养牛采山货,一家人照样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。
        周姑娘一家对待家乡、对待生活的态度,被羌族歌曲《云朵上的羌寨》做了最准确、最生动的演绎:
       一道道山梁,一块块石板,一块块, 一块块石板,铺向云朵的家乡。印着祖先的足迹,刻着西羌千百年的沧桑,吹响那古老的羌笛,唱起代代相传的歌谣。
       一朵朵白云,一矗矗石雕,一矗矗, 一矗矗石雕,立在云朵上的家乡。流着祖先的血汗,挺着尔玛压不弯的脊梁,跳起那激情的锅庄,唱起代代相传的歌谣。
       我爱你,云朵上的家乡。生死轮回都在你,在你的怀抱。悲欢离合都为你,为你的吉祥。
        地震的频发,虽然屡次把羌人千辛万苦营造起来的家园毁于一旦。然而,也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松坪沟美妙绝伦的风景。
       生于斯,长于斯,羌族人无言无悔,不离不弃,继续深爱着、感恩着脚下的这块土地。这个民族的绵延和存在,一次次的“告别昨日痛,勇敢站起来”,证明了这个民族基因的坚韧和顽强;面对灾难和困苦的从容与淡定,彰显了这个民族文化基因的高贵和典雅。
        晨曦初现时,我们回到了白腊寨。我借机问了周姑娘,白腊二字有什么含意?这个问题把周姑娘给难住了,她只是说,这个名字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了。
       回到uedbet体育后,经查阅资料,我初步判断白腊二字,可能源自命理学中的白腊金命一说:出生于庚辰年、辛巳年的人为白腊金命。
        白腊金就是在外部良好的发展条件下,金已经开始形成并不断壮大。但是,新生的金非常微弱,受外部环境的影响很大。所以属白腊金这种弱金命的人,一般来说其早年的财运都不会旺盛,劳多得少。只有在步人中年后,才会开始逐渐转运,先前的辛苦付出也才开始得到回报,到了晚年就更是渐人佳境,吃穿不愁了。
        在此,我得佩服那位给白腊寨取名的人了,这个名字不正好喻含了松坪沟地区的羌族人民,今后一定都会有美好的未来嘛。我立刻把白腊二字的这一美好吉祥的寓意告知了周姑娘,也顺祝他们一家在白腊海畔的白腊寨,在未来的日子里,蒸蒸日上,红红火火,吉祥如意。
        对了,刚刚周姑娘又来电话了,她欢迎uedbet体育和各地的朋友到松坪沟去耍,羌乡美丽的海子和能歌善舞的姑娘,正在松坪沟恭候着大家。
        各位朋友,你动心了没?今年,秋叶再红时,相会松坪沟,不见不散。记得,报我的名号,周家姑娘会给你惊喜哦。

网友评论

3条评论

发表

网友评论

3条评论

发表

最新评论

阿光 2

教授您好,可修改一下格式,每段开头空两格!

04月03日 10:16

推荐文章

uedbet官网

Copyright © 2008-2019 uedbet官网社区(http://www.jdylc413.com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9 - 滇ICP备06007192号

下载我家uedbet体育APP 下载uedbet官网社区APP